童年的伙伴,大多数都会用木头制作陀螺。每次做陀螺都要一个一个地测试,一个一个地筛选

2017-3-25 admin

春天的打谷场是童年时代我和小伙伴们欢乐的天堂,我们尽情嬉戏,尽情雀跃,没有了大人的呵斥,没有了帮活的无奈,可以毫无顾忌地疯野疯玩。因为穷买不起什么玩具,我们在打谷场上玩得最多的就是陀螺

童年的伙伴,大多数都会用木头制作陀螺。每次做陀螺都要一个一个地测试,一个一个地筛选。对那些不会转动的,或转动得不够平稳均匀的,或需要不断地施以鞭打才会转动的陀螺,会毫不犹豫地将其丢进火炉当柴烧。只挑选那些转动得最好的,留着玩耍。

那时,我们时常自发地组织陀螺比赛。没有什么特殊的奖品,谁的陀螺不需要随时鞭打就能平稳的旋转,而且旋转的时间最长,就会被公认是最好的陀螺。能评上好陀螺,就是最高的奖赏。

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就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:只有那些轻轻一鞭子下去,就能不停地旋转,并且旋转得时间最长的陀螺,才是最好的陀螺。

想想现在的人生命在高速地运转,生活在忙碌地进行。这忙碌的人生,让我突然联想起童年时玩过的陀螺。细细想来,不停歇地忙碌着的我们,其实与一只高速旋转着的陀螺,并无多大的区别。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emlog 京ICP备05057646号-1